止安

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


Sono Molto Felice:

费里西安诺像夹心棉花糖,柔软却坚韧。甜却不腻,咬到底会流出酸甜的馅。


像清晨街道沾上露水的雏菊。


外表和内心都是温柔和阳光,骨子里都充满着浪漫与狂热。


他的眼睛藏住了鲜花与星空,裹上了琥珀和蜂蜜。


他是威尼斯波光粼粼的湖面。


罗维诺像纯度七十的巧克力,又苦又涩。但含在嘴里化了之后是甘甜的。


像海滩上退潮后温软的细沙。


外表傲慢又偏执,内心单纯又热烈,骨子里都铭刻着骄傲与专情。


他的眼睛藏住了橄榄与阳光,裹上了海风和土壤。


他是西西里岛熠熠生辉的珍珠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年度彩虹屁,翻来覆去就是这几个比喻我真的好垃圾(。)


大晚上的看百度百科觉得三次的南北性格好贴切...cp滤镜觉得他们就是相辅相成的两个靓仔...


每个人对角色理解都不同,如果能和我有一点的共鸣就太好了。

【all耀】一个OOC的小故事

哈哈哈哈哈我他妈笑死太真实了


水沙不浅:

正文前:最近沉迷于APH雷文墙,才发现原来现在的角色崩坏现象这么严重……没想到啊。


虽说同人本身就是一种OOC(我自己写的也是OOC的),但是有些作品的确过分了(当然也存在着一些对于角色性格要求太过苛刻的人),这些雷文多到它们描写的联五已经可以推出定律了。


无脑ky只知道傻笑憨八嘎自称hero的死胖米。


脸红又害羞娇而不傲死扛粘手上的baka怪sir。


全打码自称哥哥从来不穿衣服丁丁长玫瑰法。


跟水管结婚病娇鬼畜抖s说话自带星星★的露。


天然到制杖强行装逼实是白莲花的阿鲁怪耀。


对了,说到王先生,有些人会说原著里他就是天然呆一口一个阿鲁和可爱的家伙啊。


没错,他在日漫和二次元里是这样的,但要是给老子上升到国设还是这个样儿我们就得谈谈了。


我绝不承认一个日///本出厂的中///国,谢谢。


以及国设请不要乱玩,别把耻辱当成玩笑。


最后,说点个人看法。


你要微调人物个性没问题,我甚至支持加入自己的想法,但是麻烦亲爱的,别把【精神正常的人】这个设定给丢了好吗?


我倒不至于生气,只是有点无语,虽说大家都有黑历史和不懂事的时候,但是既然要搞创作就请还是用上脑子放正态度吧。


——把自己代入到笔下那些妖精身上去试试就行了,这么简单而已。


——好好写个正常人有那么难吗?求你们不要发挥过度了好吗?性感老王顺着网线爬过来打你哦!


虽然此文内含严重OOC产物,但本人坚决反对这种这类行为,人物形象被过分歪曲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,希望引起重视!


本文又名——《当崩坏的他们来到正常的世界》


以上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早,”王耀抱着一摞资料走进会议室,头也不抬地对着在白板上写写画画的阿尔弗雷德问候了一声,“吃饭了吗?”


直到他把那摞纸放在架子上,身后也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
“?”王耀疑惑地转身,“你怎——”


他的嗓子像是被魔鬼突然掐住了一样。


“小耀,是你在叫HERO吗?”那货转过头来,脖子上的肉被挤在一起,这使他的动作进行得十分艰难。


哇哦。


“你叫我……不对你怎么……还有你……”


王耀知道自己语无伦次,但是他完全无法确定自己应该先问什么。


阿尔弗雷德看他的样子,放下了手里的笔,转身向王耀走来。


王耀这是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抗拒被阿尔弗雷德接近,因为他……


实在是太肥了。


“王耀?你来这么早?”突然,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又从他背后传来,王耀看着面前还在接近的两百斤肥仔,吓出了一身冷汗一动不动。


直到一只手搭在他肩上,把他强制性转了过去。


“你在干……wtf!?”


看来不是幻觉。


……


“所以这货是个什么东西!?”正常的阿尔弗雷德指着另外一个,“这个满嘴‘hero’的玩意儿!”


“HERO叫阿尔弗——”


“啊啊啊你给我闭嘴不要侮辱我的名字!!”


阿尔肥被他的暴吼吓到闭嘴,然后选择沉默着怒视他。


“噗……”王耀站在一边喜闻乐见,“我还以为一晚上不见你就膨胀了这么多。”


阿尔弗雷德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门口传来的声音打断了。


“哼!”


阿尔弗雷德:“???”


王耀:“???”


亚瑟像往常一样走了进来,而与平时有些不同的是……他撅着嘴。


“他是不是嘴被烫了……”王耀悄悄靠近阿尔弗雷德,低语,然后得到了后者的点头。


“bakabakabaka……”话音刚落亚瑟就张嘴冒出了一串音节。


“他说的是日语吗?”阿尔弗雷德叉着腰转头看了王耀一眼。


“你看小耀做什么?”王耀没来得及说话,亚瑟就冲了上来,扯起阿尔弗雷德的领子,“白痴!”


阿尔弗雷德:“……我???”


“亚瑟”翻了个白眼,然后从背后伸出一只手。


他居然端了个盘子,并且里面装着一团马赛克。


哇哦。


接着阿尔弗雷德就被无情地塞了一嘴那玩意儿,伴随着阿尔肥傻缺一般的笑声。


……


王耀弯下腰心疼地拍了拍呕吐不止的阿尔弗雷德的背:“辛苦你了,经历了太多你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东西。”


“……呕——”阿尔弗雷德没说出话来,埋头又是一阵吐,一边吐还一边紧紧攥着王耀另一只手。


“你们最好离那几个家伙远一点,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房间角落里传来,“小心被传染。”


亚瑟抱着自己的手臂靠在墙边,眼睛静静地瞟了一下两人紧握住的手。


王耀看见他之后第一个反应是盯着他的脸看。


“……你在干嘛?”亚瑟有些不自在,抬手蹭了蹭自己鼻子。


“数你的眉毛,免得又出来一个满脸眉毛的家伙。”王耀耸耸肩,他好像有点明白那些人的特性是哪儿来的了。


“嘁……”亚瑟闭了闭眼睛,“说正事,我刚才查过了。”


亚瑟来的时候整层楼都还没人,他本来只是很普通地顺着走廊往会议室走,结果却看见了些不干净的东西。


“你的意思是你在走廊上看见了弗朗西斯?”


“裸体!他是裸体的!”亚瑟有些不耐烦地强调。


“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看见弗朗西斯的老二?”


亚瑟盯了阿尔弗雷德三秒钟,然后狠狠地往他肚子上补了一拳。


可怜的阿尔弗雷德又回到最开始的蹲姿,扶墙干呕。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他了。


“没听懂你可以选择不说话,”亚瑟瞥了他一眼,“我的意思是,即使那个胡子是个死变态,他也不至于在这种场合遛鸟。我觉得不太对,就谷歌了。”


“哇……这还能谷歌出来的吗……”王耀惊叹于世界的奇妙。


“嗯哼……”亚瑟还没来得及说完,大门就被撞开了,出现的是面如土色的弗朗西斯。


“……”


“哟。”


“欢迎来到地狱。”


……


等到伊万也抵达现场之后,两方人终于正儿八经地坐下来交涉了。


阿尔肥看了看对面一排的五个人,又晃着脑袋瞄了眼自己这边的三个人,正准备张嘴大笑。


“闭嘴,死胖子。”阿尔弗雷德一张帅脸彻底阴了下来。


王耀表示没见过骂自己能这么狠的。


他们刚才和对方交换了一下信息,发现这三个奇怪家伙的确没有撒谎,因为双方的记忆是完全相同的,这一点是无法作假的。


而依照亚瑟所言,这些人的依据是网路上流传出来的文学形象,也就是以他们为基础而创作的作品中的人物。


王耀:“原来你们在别人眼里就是这样的吗?太惨了。”


亚瑟:“不不不我绝对不承认那个盘子粘手上的家伙是我。”


阿尔弗雷德:“要是我长成那个胖子的样子我绝对去死……”


弗朗西斯:“……你们都闭嘴吧,我已经被整个世界都看光了……”


伊万:“其实还挺好玩——”


话音未落,大门又一次开了,这回进来的是两个人。


伊万:“嗯没关系我这就去处理掉他们。”


王耀:“……你给我回来坐下!”


围巾怪站在王腰子身后,双眼眯起,笑容十分诡异,而王腰子一脸“我又天真又善良还乐于助人”的光芒。


围巾怪:“kurokurokurokuro……”


弗朗西斯:“这货可能和死扛怪是一个品种……”


亚瑟:“即使知道那家伙不是我,听你这么说也还是有点不爽……”


王腰子:“呀!伊万!怎么随随便便诅咒别人阿鲁!”


王耀:“……?”


围巾怪:“既然小耀都这么说了,那就……好吧~☆”


阿尔肥:“什么!小耀这两个字是你叫的吗!只有HERO才能叫!”


死扛怪:“bakabakabakabakabakabaka……”


腐烂西:“不不不小耀是哥哥我的,你们谁也别想****……”


王腰子:“哎呀大家不要吵了阿鲁!一起开心地玩不好吗阿鲁!”


莫名其妙地,气氛变得极其夸张。


王耀:“我想说这个很久了……你们听听他们称呼的是什么?”


还有那个糟七糟八的口癖……


鲁你奶奶鲁。


伊万:“现在我可以去弄死他们了吗?”


亚瑟:“……虽然我也想去但我还是得拦着你。”


正在王耀努力克制自己打人的欲望的时候,王腰子突然凑过来。


“你好阿鲁!”王腰子的眼睛blingbling发着光,“我叫王耀阿鲁!”


噢,你叫王耀阿鲁是吗,好名字。


“……”王耀拒绝跟他说话。


“我们长的真像呢阿鲁!”


忍耐。


“悄悄跟你说噢,我旁边的男人们,都喜欢我阿鲁。”


再忍耐。


“可是我觉得我们不能在一起……”


老子最后再忍耐一回。


“因为我是中——”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准说出那个词混蛋!!!!!”王耀崩溃。


他旁边的弗朗西斯手疾眼快地挡住了他即将毁尸灭迹的行为,把他锢在怀里。


“冷静冷静……我们不跟他计较啊,乖……”弗朗西斯冒着一头的冷汗,死死盯着对面瞬间站起来的四个人。


“bakabakabaka你说小耀什么!?”


“你想打小耀吗!?先过哥哥我这关!”


“你算什么!怎么可以骂HERO的小耀!?”


“kurokurokurokurokuro……”


而王腰子眼角挂着泪水,窝在围巾怪怀里不停地抽泣。


“呜呜呜呜你们不要怪他,都是我不好……是我惹他生气了……”


果然那群妖魔鬼怪一听这话,全都去围着那个大腰子亲亲抱抱举高高了。


对此,亚瑟扶额,长长叹出一口气。


“谁快来把他们弄走吧……”


……


“……”王耀面如死灰,蹲在角落里,“这个世界要完了。”


“你淡定一点,”亚瑟站在他身后几米安慰他,“说不定能把他们搞到另一个次元去呢?”


“你的小魔法掏出来用用呗,干好了给你奖励。”


“噢?可以请我去旅游吗?”


“行啊……你想去哪儿?”


“你床上怎么样?”


王耀惊恐,瞥了亚瑟一眼。


后者用拳挡着嘴,尴尬地咳了一声,他脸红了。


王耀抽了抽嘴角。


“……当我什么也没说吧,姓柯克兰的变态。”